梁下渠

同桌画的两个胖娃娃xxxx
旺仔牛奶味道的小奶狗xx
和飞天小女警xx
在我的据理力争下终于让同桌放弃了给白哥哥画小肚子的念头qwq

"你看哪个特警有小肚子啊!!"
"有!白起!"
"……"

在比低一级的学弟学妹碾压后的失智中找回一点希望我爱白哥哥qwq

绿绿绿酱:

微博66666粉福利~话说很气!一直抽不到ssr!但我觉得r卡一定也有汉子们深沉的爱!安慰一下每一个迟迟抽不到自家ssr的夫人们,相信明天会更欧!顺便再转发中抽几位夫人送些小礼物~3月22晚上八点开奖~微博走https://weibo.com/1794480724/G7YBxxlcU?filter=all&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_rnd1521380225891

我真的,好爱这个男人啊

<白起x你>除旧迎新

新的一年,我会更爱你的.

兔子兔子兔:

——今年最后一天吵架

>oocoocooc
>老套梗,修改了个bug,除夕快乐w

♡——♡——♡——♡

“让我来。”

温暖干净的气息将你紧紧包围,被圈在男人结实的胸膛里,你有些泄气地举着手里的春联横批,脚还徒劳地踮着。
“啊……不够高太讨厌了!”

他的轻笑随着胸膛的振动清晰传来,“你很想贴?”

你使劲点头。

腰间忽然一热,他将你稳稳托起来,灼热的呼吸撒在你微红的耳际:“这样够高了吗?”

“够够够,学长最好最好最最好了!”

这回,脸红的换成他了。

最后的春联也贴好了,你拍拍手,满意地倒退两步欣赏着,隔壁家大开的门里传来狗血家庭伦理剧里争吵不休的声音,你忽然想到什么,转头对那个正在收拾碎屑的男人说:“学长,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吵过架呢?”

他抬眼瞥了你一下,眉峰微蹙:“你很想和我吵架吗?”

“当然不是!”
你踮起脚帮他擦了擦汗,“我就是听安娜姐说,去年没吵过架的话,新的一年会加倍吵架的!”

他有些犹豫,一个二十四岁,从枪林弹雨中走过的男人,本不会信这些,但此刻,他却对这个很在意。
“……真的?”
“嗯嗯!”

他眉头锁得更紧,看着你,嘴张了又张,最终干巴巴地开口:“你……你好烦。”

“……噗!”
你吊在他身上晃来晃去,笑得停不下来:“哎呀,你这个太假啦!要出其不意,知道吗?”
“……咳,好。”


吃过晚饭,他开始坐在沙发上看球赛,你趁他洗碗的间隙写了幅春联,此时邀功似的展到他面前,期待地看着他。
“学长~你看我新写的春联!”

白起皱起了眉,看都没有看向你,微微挪了挪位:“你挡住我看电视了。”

“你就看一眼嘛……”
你不死心,蹦哒着又把春联举到他面前,却见他一撇眉,眼中浮着薄冰,语气都冷了起来:“你烦不烦?春联不是都贴完了吗,你又写来干嘛?”

“……”
这真的是认识以来,白起第一次对你摆出不耐烦的表情,第一次对你说出这么不留情的话,第一次这么凶地对你。
你有些懵了,眼眶瞬间不听话地转红,但又觉得自己好像确实太闹腾,赶紧吸了吸鼻子,慢慢垂下手,只敢盯着自己的鞋尖,“……对、对不起。”
“我,我就是想我们的房间门口也可以贴一幅……”
实在说不下去了,再多待一秒你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你赶紧转身就走。

“你去哪?”
被男人从身后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力道大得让你动弹不得,你的眼泪铮铮砸了下来,被迫转过身,对上他焦急的眼神。

“怎么哭了?”
他顿时手忙脚乱起来,笨手笨脚地帮你拭去眼泪,微微蹲下身,平视你红通通的眼,安抚地揉了揉你的头发:“不是说要和我吵架吗?”

你愣愣地看着他,这才想起今天早上自己说的话,不由得破涕而笑。
“我、我还以为你真的嫌我烦呢……”

“……傻瓜。”
他抬起手轻轻捏了捏你的脸,“球赛可以重播,你的事比什么都重要。”
把你再次搂进怀里,他的语气是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放松,“刚刚和你说的话,我也是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

你把眼泪蹭在他衣服上,哼唧哼唧地:“有那么难想吗?不就是信手拈来的话嘛。”

“当然不是。”
“对你,那种话我永远都不会说出口。”

♡——♡——♡——♡
今年的最后一天,我们吵架了,我相信这已经透支了我们一年份的吵架。
所以新的一年里,我们一定会好好的。

阿啦嗖撒浪嘿♡

YCBH:

사랑해요. ㅠㅠ

【兴灿】再看我就把你喝掉

ㅠㅠㅠㅠ

B_Rain:













🌟老套设定


🌟ABO


🌟世界观下有私设(我热爱私设233


🌟闭关前封山之作


🌟狗血烂俗(我最爱的╮(╯▽╰)╭


🌟这次是一辆滑板车,因为车不是重点












1.我的alpha






“啊,这个是Lay代言的那个口香糖”




“要买的,里面加了跟他信息素一样味道的”




“Lay是Spirytus?”




“嗯嗯嗯嗯…厂商大概只用了2、30%的浓度…据说,Lay身上的是跟Spirytus一样浓度的味道,96%,他演唱会之前明明不是发情期但也会吃抑制,而且坑和看台前面都不许有人的…”




“我的天,会有omega闻到就昏过去吧”




“嗯!真是帅死了啊啊!晕过去我都愿意”




…………






spirytus…朴灿烈在收银台旁边听的咽了口唾沫,这也太过了吧,那纯度高的omega如果靠近他一次是不是就再也没办法接受别的alpha了…




全世界是酒味信息素的本来就很少,是烈酒的就更少了,更不要说spirytus这种酒精浓度96%排行第一的东西了




Lay是当下最火的一个明星了,全名张艺兴,唱跳歌手,偶尔也演戏,但是不演爱情戏。




据说家里很牛逼,不支持他,他因为喜欢音乐,就离家出来自己搞




朴灿烈的舍友是个beta,很喜欢他,那次头天晚上跟着舍友看他跳舞,对方顶胯的时候有力到前面的衣角都跟着狠狠的跳动了一下,看的朴灿烈心跳加速,第二天直接发情期提前了,期末考试都没去成




再也不敢看第二次了




没错,朴灿烈就是那种,特别少见的,纯度很高的omega,外界条件几乎是稍微波动都会影响他的发情期,而且每次发情期如果没有抑制剂都要死过去,甚至他实在受不了,让是beta的朋友临时标记了几次




一边走神一边给两个女孩结账




“这个收银员哥哥真好看”


“也能当明星,眼睛好漂亮”




两个小姑娘一边往外走一边小声谈论着,朴灿烈笑了一下把东西收好准备换班




就听见门被推开,门前的铃铛响了




“欢迎光…”




朴灿烈话没说完就觉得自己不对劲,突然视线开始模糊,浑身发烫,不对啊,前天发情期才刚过啊




来的人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口罩如其名,只遮了嘴巴,他露在外面的鼻子动了动,似乎在闻什么




然后又摇头,拿起货架上的矿泉水,走到收银台前




朴灿烈觉得浑身发抖,仿佛被无数只手轻轻撩拨,双腿都在发软




只见拿着矿泉水的人眼睛里染上了一丝笑意


“原来是你,我还以为你们店的旺仔牛奶打翻了”




朴灿烈浑身发抖的靠在后面的柜子上,“对不起…帮我拿一下那边货架上的抑制剂可以吗”




“可以~”说着反而撑着身子又靠近朴灿烈一点,“还真是旺仔牛奶”




“你…”




“你也太不小心了,发情期都记不住,还在外面乱跑”




“不是…我…本来不是今天”


朴灿烈面色潮红,额头上渗出汗水来




带鸭舌帽的男人直起身子一边往货架那边走一边说,“那就奇怪了,我也不是发情期,我现在也有好好控制信息素,你总不至于是被我弄成这样的吧”






朴灿烈忍不住蹲在收银台下浑身发抖,男人听见动静回头一看,口罩下的嘴唇不由得弯起




这可有意思了




又离开货架朝朴灿烈走过来,朴灿烈抖的更厉害了


“你…你真的控制信息素了?我怎么闻到味道这么大”




“嗯,我现在放出来一点点,真的一点点,你猜这是什么味道”




说着单手撑着下巴靠在收银台上看着蹲在地上的朴灿烈




“我…不知道…但是你…真的不是发情期吗,味道好大”


朴灿烈因为情欲染上水汽的眸子有点害怕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向后缩了点




但是味道太迷人,又忍不住向前一点




“很好闻吧,想来我怀里闻吗”




朴灿烈抱紧自己的胳膊,摇摇头,身体却忍不住又向前蹭了一点




面前的男人噗嗤就笑了,转身又走回货架边


“你用哪个牌子的抑制剂,进口?国货?小红瓶?小蓝瓶?”




朴灿烈平时随便拿一瓶就吃,这会儿被问的大脑一片空白“随…随便…”




“那可不行,抑制剂可是很重要的”




然后就听门前的铃铛又响了




进来的人闻到空气里的味道,看着站在货架前的男人,“你别闹出事来,快走”




“我知道分寸”,说着拿起一瓶抑制剂,做了个投篮的动作,刷一下扔过去,直刷刷的掉进朴灿烈怀里


“进口小红瓶,适合你”




















朴灿烈因为那次的体验,几乎是沮丧到再也不想去兼职了




难不成自己这样的,真的一辈子什么都不能干只能乖乖待在家里?特别不甘心,几乎是要哭出来




“灿烈你看,Lay前天的机场图,啊啊好帅啊”




朴灿烈没什么心情,有气无力抬起眼睛看了一下,下一秒,直接夺过手机




衣服,帽子,口罩,还有这个独特的佩戴方式,还有眼睛…




“他是Lay?”




“对呀!不是给你看过的嘛”




“跟化妆后的样子不一样”而且还带着帽子口罩




朴灿烈忍不住放大图片看,就是这双眼睛,笑的眯起来看着自己,问“很好闻吧”




朴灿烈一回想起那个味道就浑身发软,“他是个坏人”




“你胡说什么呢,他对人特别好,对粉丝也好,圈内没有人不喜欢他”






那为什么要调戏我


好玩么?






想着眼泪盈满了眼眶,那天狼狈的蹲在地上和欲望对抗的自己,他一定觉得很好笑吧






















但朴灿烈也没想到,下一次发情期,每次吃抑制剂竟然只能顶一个小时




鼻子里全是那天闻到的Lay的味道,朴灿烈只觉得自己完了,一边锁好门窗蹭床单,一边咬着枕头哭




这辈子算完蛋了




本来就只想到年纪了找个普普通通的alpha,然后结婚生子,现在看来,除非是被强奸了,不然绝对不会接受弱于Lay的任何一个alpha的信息素了




Lay如果知道自己是高纯度的omega还会这样调戏自己吗?


他难道不知道像他这样的alpha可能全世界也没有几个吗




朴灿烈被情欲烧的快死过去,他把手机打开,鬼使神差的点开了Lay的视频,然后手指伸进裤子里,在自己身后抽动




Lay…




Lay…




不行了,一想到往后每一个发情期都是这样,不管做什么都不能缓解欲望,只能硬生生的往过撑,就觉得想从楼上跳下去




















“你有没有闻到…嗯…旺仔牛奶的味道?”




“没有,你快找人,我是冒死带你来的,你经济人知道了肯定会杀了我”贴身化妆师,也是Lay的好朋友,Tom,普通alpha




Lay笑了笑从车里下来,除了帽子口罩,还戴好了墨镜,“那我也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你怎么就确定对方是高纯度omega,很少见的”




“你能闻到我信息素的味道吗?现在”




“不能啊,你不是好好控制了吗,又没有跳舞没有出汗”




“他可以”




















朴灿烈昏昏沉沉的听见有人敲门,他咬着枕头不吭声




“旺仔牛奶,我闻到你了,开门”




熟悉的声音让朴灿烈浑身发抖,他住上铺,挣扎着起来想开门,没想到一脚踩空从上铺掉了下来,头砸在地上疼的两眼发黑




疼痛让情欲下去一点,他恢复过来的理智让他继续不吭声,不开门




“嗯?~”他拉长声音嗯了一声,带着笑意,“你不开门我走了喔,你不要后悔”




朴灿烈手指颤动了一下




“你味道这么大,到发情期了吧,不解决一下真的OK


?高纯度omega同学”




朴灿烈一下抬起头




他知道的


他知道还故意那样对自己


还在便利店里把信息素放出来让自己闻是什么味道




朴灿烈气的咬住拳头哭,就是忍不住自杀了,也不要他帮忙






“那我走了,旺仔牛奶你自己加油”




说着就听见离开的脚步声,朴灿烈拿起桌上的宽胶带,把门缝和窗户缝都粘住,生怕再被人闻到自己的味道,疼痛逐渐被情欲掩盖,他跪倒在地上,妄图用冰凉的地板让自己舒服起来






几个舍友知道他是高纯度omega,都很让着他,他发情期的时候一般大家就会把宿舍留给他一个人




所以他放心的缩在地上滚来滚去,尽力不发出声音来




突然听到门锁转动,他想爬起来制止,这才发现自己这会儿连爬起来的力气甚至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推门的人感受到了宽胶带的阻力,稍稍用力,兹啦一声,全开了




扑面而来的Spirytus,Lay的味道




朴灿烈被味道冲的差点晕过去




“旺仔牛奶你没事吧?”




说着伸手抓起他床边的抑制剂瓶子给他塞进去好几颗,一把背起奄奄一息的朴灿烈就往外跑




“哇,这味道,我都忍不住了”Tom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到




Lay把他放在车后座,自己也火急火燎的坐进来




“快回公寓,他不行了”




“这信息素可真够甜的,我都怕你的酒把这孩子弄休克了”




“那也没办法”




“你那天干嘛调戏他”




“因为他很甜,吸引是相互的,他也在拿自己的信息素调戏我,”说着耸了耸肩膀,“虽然他不是有意的”




“你要娶他吗”




“不知道”




“你不娶的话,给我吧”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Lay一下就恼火了,信息素也不受控制的释放出来,压制着Tom可怜兮兮的葡萄味信息素




Tom摊手,你牛逼你厉害,我可不敢跟你抢,我给你当司机不说话…












刚进公寓,Lay迅速甩手闭上门,把门窗都拉好




就看朴灿烈昏昏沉沉的往Lay脚边挪,浑身都是汗水,烫的像火炉一样




把朴灿烈抱起来放进浴缸里,拿起淋浴头就冲




凉水让朴灿烈瞬间醒过来




“还好吗?知道我是谁吗?”


刚刚那几颗抑制剂最少有一个小时作用,这会儿药效应该还没过,他身上的甜味被压下去一些




一半身体躺在凉水里,朴灿烈抬起头,眼泪只管往下淌,红着眼眶,“知道,你是Lay”




“错了,我是张艺兴,叫我张艺兴”




“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说着就哭的泣不成声,“我这辈子都完了”




张艺兴有点心虚,挠了挠后脑勺,“我…一时冲动…”




“那你这样一时冲动害过的人都该怎么办”




“没有,你跟我差不多是同类了,稀有物种,我就害了你一个…”




“那我怎么办…”朴灿烈抬着眼睛看他,眼角染红了一片




张艺兴早就硬起来的地方开始发烫




“咳…我标记你不就好了…”




“标记之后呢?你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天壤之别,你作践我也要有个限度”




朴灿烈缩起来抱着自己的腿




张艺兴看他无助的样子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了,一下横下心来,




“我娶你”伸手把缩着的人抱进怀里,“标记之后,我娶你”




他的味道一下子冲进朴灿烈的身体,完了,又来了




❤️耐心上车




2.一发中的








朴灿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晚上了,鼻子里张艺兴信息素的味道再也不是让自己慌张到要晕过去的味道,而是让他安心到想要扑过去的味道




原来这种酒也可以是这么温柔的味道,是他的alpha的味道,不知怎么回事开始害羞,心里还有点小激动,也有点害怕




下床的时候腿一软跪了下去




“旺仔牛奶?”张艺兴听到动静赶紧跑过来




把朴灿烈抱起来放回床上,“想喝水?”




“我叫朴灿烈”




“嗯,我知道,旺仔牛奶”




朴灿烈脸刷一下红了




“我去给你倒水”




朴灿烈一下扯住他的袖口,张艺兴回过头




“我…你是我的第一个alpha…”




张艺兴笑了笑,“我知道”




“但我不是第一次…”朴灿烈充满了抱歉,“我…发情期有时候会特别难受,抑制剂没用…让我朋友帮忙了,他是beta,所以只是…暂时标记,对不起…”




因为知道他是那么厉害的alpha


所以害怕他会特别在乎






“喔…原来是这样,你在床上怎么不说”




“我…也有点生气…觉得你怀疑我…再说了…如果有过alpha,标记肯定还在…怎么可能…”




“喔,原来你不知道啊,知道有种药可以解除标记么?”




朴灿烈有点好奇的抬起头,居然还有这种药,那omega基本等于被解放啊




“不过仅限不怎么强的alpha的标记”张艺兴微笑着看他,“我的标记你就别想了,这辈子,都会留在你身体里”




明明他笑的特别温和,朴灿烈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有点恐怖,这人…是不是有点腹黑
















朴灿烈长这么大过的最舒服的发情期就是这次了,因为有固定的alpha帮忙排解,还是个很强很强的alpha,而且每次醒来都有吃有喝




“你做的?”朴灿烈好奇的看着张艺兴




张艺兴一口汤差点呛死,“那个…咳…我…如果想做应该也可以做”




朴灿烈看他有点脸红的样子一下笑出来,看来是个标准的alpha,家务什么都不会干




“没关系,我会”




张艺兴心里一暖,坐过来摸摸他的头,“你不用,有的是人做饭给你吃,你想吃什么我都能给你”




朴灿烈害羞的低下头吃东西,再也不敢看张艺兴




“我…会努力照顾你的…”


朴灿烈红着脸,都快埋进汤里了




张艺兴噗嗤一下笑出来,


“那我就…嗯…会努力保护你的”




朴灿烈稍稍抬起头,朝着张艺兴的方向啾一下扑过去抱住




张艺兴心里甜,怀里的人闻着也甜,照着他的耳朵就舔咬起来


“今天晚上也需要你照顾,我的omega”




朴灿烈耳朵烧起来,害羞的点点头




















张艺兴给朴灿烈在他学校附近买了房子,让他不要再住校,毕竟张艺兴也不再允许他和beta来往,朴灿烈也是无敌乖了,给原来的朋友们群发信息说有了自己的alpha,不能再和大家做朋友了




朋友们看见都快笑哭了,回他,【灿烈啊,你幸福就好了,以后有什么困难我们还是会帮助你的】










因为张艺兴是忙到飞起的空中飞人,上次朴灿烈发情期已经耽误了不少事,所以只能等朴灿烈下次他发情期的时候再回来,朴灿烈掰着指头算日子,就觉得不对啊,自己的发情期也该是日子了啊,但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自己心慌的不行,因为有固定alpha之后发情期就会完全固定了




张艺兴也掐着日子,看着快差不多了也不见朴灿烈打电话跟自己说发情期到了,把事情收拾了一下直接就飞回来了




张艺兴刚一进门偏头就看到朴灿烈一个人窝在沙发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灿烈?”




朴灿烈被他突然回来吓得魂不守舍的,一下站起来跑到门口,也不敢靠近,就站在他面前,眼泪一下掉下来




“我发情期还没有来…我跟你保证,我真的没有接触过别的人…”说着说着委屈的伸起胳膊盖着眼睛哭出声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有跟非omega性别的人来往,你相信我”




张艺兴鞋还没换就被他站在门口这一阵儿弄的一愣一愣的,哭笑不得,那天在床上说的狠话竟被他重视到这种地步,赶紧过去抱他,朴灿烈有点发抖,头搁在张艺兴肩膀上,微微弯着腰,乖乖的让张艺兴在他后背上抚摸了两下




张艺兴一边笑着一边说,“除了旺仔牛奶和Spirytus,我什么都没闻到”




朴灿烈终于在张艺兴的安抚下平静了下来














第二天张艺兴就带着朴灿烈去检查,因为身份特殊,约的时间很早,医院也不是普通公立医院,几乎没人








“做个检查吧”




朴灿烈听见医生这么说,坐在凳子上慌慌乱乱的回头看张艺兴




张艺兴走过去在他头上摸了一把,问医生,“什么检查?”




“估计是怀孕了”




张艺兴的手僵在朴灿烈头上,朴灿烈整个人僵在凳子上




“怀孕?”/“啊?”












朴灿烈检查完拿了报告单出来,低着头揉了揉鼻子,手里捏着结果,冲着张艺兴点点头




张艺兴了然的拿起他的诊断单看




“反正都来了,我把ta流掉好了”




张艺兴听到朴灿烈这么说,一脸懵逼抬头看他,“啊?为什么?”




“你…你想要吗?”朴灿烈一下抬起眼睛,光都亮了




“我的孩子,我当然想要,你在说什么啊”






“但你不是…在当明星…万一…”


“不当了啊,本来就准备退了啊”




“啊?为什么?”




“不是说了要娶你?”




朴灿烈瞬间脸红




“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我最近都在忙告别演唱会,我爸的公司想开拓娱乐板块,准备让我负责,年纪大了,要转当幕后啦”张艺兴无所谓的摆摆手




朴灿烈却看到他眼睛深处的不舍




他很喜欢的吧,舞台,粉丝,音乐和舞蹈








好像看出来朴灿烈在想什么,张艺兴捏着诊断结果,“我也想要我的宝宝,我的omega,我的家庭啊,所以有舍有得,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啦”




朴灿烈跟在后面拽着张艺兴的袖子屁颠屁颠跟着他走




艺兴果然是大人,感觉做事情好厉害,我以后也想变成一个厉害的大人








3.全世界最好的alpha










张艺兴把给小孩儿起名字这个任务交给了朴灿烈,朴灿烈兴奋到小孩还没出生的时候就抱着字典给他起名字,因为在医院有认识的人,提前知道小孩肯定是男孩儿,比较大可能是omega,两个人给小孩起的名字是张琰,希望他能成长成一个又漂亮又不失帅气的人




结果,生出来发现是alpha,琰的美玉之意朴灿烈嫌不妥,刚出来脸色苍白着就要起个新的名字




因为张艺兴固执的要求小孩名字里必须有“火”字,朴灿烈快把带火的字背会了








“有一个字,是两个火一起的”朴灿烈躺着让张艺兴在手机上查




“炎热的炎?”




“左右一起的”




张艺兴懵逼,居然还有这种字?一查,还真有,炏(yán),炽盛的意思




“炽盛是什么意思?”




朴灿烈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我也不知道,但是听起来很帅,好像古代的皇帝”




张艺兴噗嗤一下笑出来,“那就这个,张炏…嗯…挺好的”




朴灿烈开心的笑起来,张艺兴伸手捏捏他的脸,“全世界啊,只有你会因为给他起了个好名字就这么开心了,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爹地”




朴灿烈抬起眼睛看张艺兴,“那你呢?”




张艺兴笑了笑,“我?我不行,比起那小鬼,我更喜欢你”




朴灿烈刚刚还没有血色的脸一下全红了,猛烈的咳嗽起来




张艺兴赶紧给他递了杯水,朴灿烈喝了两口抬起眼睛看着张艺兴,“可是,你是全世界最好的alpha”






张艺兴只感觉自己被他的眼睛一下看到了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4.大爹地和小爹地








张艺兴回家的时候朴灿烈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在跟小孩儿发脾气




张艺兴一回来,臭小子上一秒还拽的二五八万顶嘴的样子瞬间蔫了




张炏和张艺兴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连性格都是,唯一不一样的是,张艺兴小时候天不怕地不怕,他老子打都不怕,张炏是见张艺兴就怂




还是婴儿那会儿哭的谁都没办法,张艺兴走过去把手往他头上一放,瞬间安静










“大爹地…你回来了…”




“你又干什么了?”




臭小子不说话,朴灿烈次次都保护他,生怕张艺兴揍他,有什么都不跟张艺兴说




“去,不管什么事,跟小爹地道歉”




“喔…”




乖乖走过去,“小爹地,对不起”




朴灿烈一向脾气好,一道歉就没火气了,让他去书房写作业去。




朴灿烈拿了吃的过来坐在张艺兴旁边嘟囔,“次次都这样…小炏和你太像了,有时候他一气势汹汹说什么,我就会觉得他好像说的对…”




“我跟他说,你别想了”




“你不要打他…”




“哎呦我的旺仔牛奶啊,我就打了他一次,你哭了我两天,我哪敢啊”




朴灿烈一下红了脸,前年小炏还在读三年级,把人同学的牙都打掉了,问题还是他先招惹的别人,老师给张艺兴打电话,张艺兴站在一楼客厅一句话没说,手揣裤兜里一脚把他从沙发这头踹那头去了




朴灿烈为这事生气了很久,反正张艺兴是再也不敢动小炏了












张艺兴端了杯咖啡坐进书房的小沙发上抽了本书看




小炏心神不宁的一会儿抬眼看一眼一会儿抬眼看一眼




张艺兴就当没看见,气定神闲的看书,过了一会儿果然某人忍不住了




“大爹地…我再也不敢跟小爹地顶嘴了”




“嗯,没事,你顶你的”




“啊?”




“反正你小爹地又不会真的怪你,也不会打你,也不会跟我告状”




小炏听着眼圈都红了,小爹地对自己那么好,自己还要惹他生气




“我以后都不会惹小爹地生气了”




张艺兴翻了一页书,“话不用说出来,说出来做不到太给咱家丢人了”




“能的,肯定能做到的”




“你不用急着给我保证,你自己做就行。”




书桌前的小孩儿又蔫了




“我是不是没跟你说过你是怎么生出来的?“




“啊?…不就是小爹地肚子里出来的吗?”




“对,早产加难产,生了一整天医生差点要问我保大保小了,我呢是肯定不会保你的,但是你小爹地争气,没等我让医生保他,就把你生出来了”




小炏听的入神,张艺兴还是一副随口说说的样子,又翻了一页书




“你放在暖箱里,你小爹地休息了没多久就非要去看你,我也不知道他看什么,你那时候皱巴巴的丑的要命,他站在外面,医生说那边那个是你,他就在外面哭,说都是他不好,才会害得你早产”




小炏眼圈红了,笔也放在一边,全神贯注的听起来




“怀你的时候,喜欢吃的不喜欢吃的,只要医生说对你好的,他都吃了,吃了又吐,后面几个月站不起来坐不下去,睡不着也要逼着自己睡觉,难过也不哭,生怕影响你,就这样他还觉得你早产是他的错”




小孩儿眼泪一下滴下来,掉在课本上




“你也长大了我就不跟你磨磨唧唧,生理课上过吧,知道你刚生出来吃的什么吧,你把你小爹地那地方全吸烂,发红,我说吃奶粉他不愿意,非要亲自来,就怕你小时候吃的不好长大了免疫力弱”




张艺兴再抬头瞟他的时候发现小孩儿已经爬桌子上哭了,张艺兴也没说话,合了书放回去,




“所以你啊,因为他疼你,也只能欺负得了他。”




说完拿着咖啡杯就出去了






回卧室之后朴灿烈好奇的看着张艺兴,“你跟他说什么了?”






张艺兴钻进被窝里把朴灿烈揽过来,“没什么啊,讲讲故事聊聊天”




“真的?”




“真的”






















“艺兴,小炏给的,自己做的,给我的”




张艺兴随手拿过那张一看就花了好多心思的贺卡,翻了翻




朴灿烈坐在沙发上眼睛亮亮的眼泪马上要下来,张艺兴走过去,俯下身,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凑过去,亲吻他的嘴唇




朴灿烈因为被捂住了眼睛,触感放大了好多倍,心在黑暗里咚咚的跳






“他不会再惹你生气了


我也不会惹你生气


旺仔牛奶,我会让你幸福的”






黑暗里的听觉也放大,




心跳是鼓点


他的情话是旋律








-END-






-------------


“为什么要火字”


“因为你叫灿烈”


-------------





张总没有说出口的深情你们懂不懂哇~嘻嘻嘻~




老张说想要5个孩子3个儿子2个女儿,我觉得实现起来有点难度🌚

其实你在不在都是一样的
你在,我数着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你不在,我数着你和她在一起的日子.

今晚是世界女孩的狂欢

直到再次与你相遇♡

边姓:

今天能再爱傻帽爸爸一百次!!!


不多说了,看文(短小预警)👇


眼前好看的人专注着手里的事情,因为要冲咖啡白色衬衫的袖子被挽到手肘上,露出好看的小臂。
                                
咖啡的雾气上升,连带着眼前人的身影也有些影影绰绰,在无人的咖啡店里,暖冬的阳光覆在他身上,微微低下的头还能看到轻勾起的嘴角。
                                        
原本单手撑在吧台上欣赏这番美景的人也有些坐不住了,从高脚凳上跳下来,跑进吧台。   
                                        
他说:“我帮你拉花。”                  
          
男人笑了笑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一只手撑着台面,隐约还能看到小臂上的青筋,俯下身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拉坏了可是要受惩罚的。”    
                                                                        
他为低沉的低音炮着迷,心想着才不会呢。     
                        
小心地专注着手上的动作,就在快要成型时,腰间被覆上一只大手,耳垂也被温热的口腔包裹住。                                                                               
向来敏感的他还是将花拉坏了,拍掉腰上那只作恶的手,赌气地转过身,罪魁祸首正眼带笑意看着他,“都是你害的!”


男人不置可否,伸出手在气鼓鼓地脸上捏了一下,“还是可以补救的。”
                                                                           
被他拉坏的花在男人灵巧的动作下补救成了一颗爱心,热气腾腾的咖啡被端到他面前,雾气熏红了他的脸。                                                                                                      
男人说:“你是拥有我全世界的我的小宇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