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远

不想写作业,作业不想写!!

每当我回头 你总是对我微笑

像微风那样地轻柔

你太过耀眼了 就算是闭上双眼仍浮现在眼前

我只相信你 也因为太爱你而伤害你

每当我停下脚步 却不知为何你低头不语

像雨丝那样地沉默

我对你的爱没有改变 从我们相遇的那天开始

即使是化成了相思的泪

我只想凝望著你 我心中只有你一个

我们应该一直坚信 在遥远又遥远的未来

我们的梦想终会实现.

靑森玙鹿麋:

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惊呼“这男孩儿太好看了”我一度笑称,那时候我见识短,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后来我历经了形形色色还是在他一个人身上短见识,我记得再东野圭吾的书里有过这样一句话,有的人活着就是最大的救赎。与我而言,同样,他无需语言无需讨人欢心无需大张旗鼓的宣扬只需要安安静静的活在舞台上,就是最直白纯粹惊心动魄的感动
💕

我爱过你

我爱你.

时白狐:

       吴世勋多年梦寐以求的东西,只有四个字。
       并且,送礼人必须是鹿晗。
       那礼物
       只需他上唇与下唇一张一合,轻轻说出四个字。
       "我爱过你。"


        他此生便足矣了。


     

年龄差二十题【灿白/甜】

突然哭死ㅠㅠㅠㅠ

边姓:

年龄差二十题


27岁设计师双面灿x17岁高中生叛逆白


甜/系列文


By 阿韵


搭配BGM食用更佳:周柏豪-我的宣言


第二十题


我的宣言


Tom上班时看到办公桌上躺着一张请柬并没有很惊讶,心想一定又是工作室里哪个小姑娘要结婚了。把包挂起来,随手打开想看看是谁,当他看到上面的两个名字后,再也无法淡定。


新郎:朴灿烈


新郎:边伯贤


Tom用颤抖的手捡起因为太震惊掉到地上的请柬,还没起身,办公室的门就被人大力推开,Lucy手里也拿着一张一样的请柬,激动地朝他走过来,中途差点崴了脚。


他的第一反应是看看摆在桌子上的日历,确认今天是不是愚人节。就算是,朴灿烈这个玩笑开的也太大了。


“你也收到了?”Lucy眼尖看到Tom刚刚从地上捡起来的和她一样的请柬,声音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你先别激动,我去问问。”Tom立马阻止了Lucy即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拿着那两张一样的请柬就冲出办公室。


Tom敲开朴灿烈办公室的门,里面的人就像是在等着他到来一样,坐在沙发上泡茶,对面放着一个已经斟满茶的茶杯。


“你是不是在开玩笑?”Tom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把两张请柬举在手中,神情复杂。


朴灿烈只是抬了下眼皮,继而又专注于手中的茶具,“你觉得我像是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吗。”说出来的不是疑问句,而是带句号的陈述句。


之后便是沉默,无止境的沉默。


最终还是朴灿烈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拿过一早就放在旁边的文件递给对面的Tom,“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这份是我的股权转让书,我已经在上面签字了。”


“不,不是不能接受,只是还没消化。”Tom没有接那份股权转让书。


他曾经想过朴灿烈和边伯贤会不会有超越兄弟的感情,那时候他还觉得这个想法有些荒唐。


现在想来,自己确实有够荒唐的。


Tom说完这句话后没有再开口,朴灿烈也不急,靠在沙发上喝着自己的茶,他知道所有人接受这个事实都需要一点时间,Tom的反应算好的了,他曾经想过更糟糕的结果,不过幸好没有发生。


直到他面前茶杯里的茶换了第三杯,一直保持一个姿势的Tom才有了动作,他打开其中一张请柬,又将上面的字认认真真看了一遍,抬起头对上朴灿烈的眼睛,“这条路不好走,你是认真的吗?”


朴灿烈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当然,我这辈子认定的人,只有他一个。”


“朴灿烈!”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尖锐的女声随之而来,“你不能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Lucy情绪有些激动,很明显刚刚他们的谈话她都听见了。


朴灿烈没有在意她偷听的行为,淡淡地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我没有说不负责任的话。”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从沙发上站起来,“伯贤的毕业典礼要开始了,我请半天假。”后面这句话是对着Tom说的。


见Tom点头后,转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车钥匙,在手搭上门把的那一刻,身后Lucy的声音又响起来,这次不再像之前那样大声,声音像是硬挤出来的,还带着轻微地抽泣声,“他是你弟弟......”


Lucy没有继续说下去,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高跟鞋跟,双手交握在一起,或许她觉得这样的关系有些难以启齿。


“他不是弟弟,是我的爱人。”朴灿烈拧下门把,留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今天是边伯贤大学的毕业典礼,朴灿烈赶到的时候典礼还没开始。从校门口就能看见一群一群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在拍照,每个人脸上都有着不舍。


朴灿烈问了边伯贤具体位置,为了省时间把车直接开到那里,一下车就看到自家小孩穿着宽大不怎么合身的学士服站在一棵大榕树下朝他招手,阳光从树叶的缝隙洒下来,定格在他脸上,原本还柔和的轮廓经过大学四年已经长出棱角,显得格外好看。


朴灿烈不由加快脚步,想上去抱抱这么美好的边伯贤,但又不忍心破坏这个像画一般的画面。最后还是那边的边伯贤忍不住,从榕树下冲出来,不顾周围还有很多同学,直接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了朴灿烈的身上。


边伯贤这几年又长高了不少,体重自然也上去了,朴灿烈就算反应再及时托住身上的人也还是往后踉跄了一下。脖子被边伯贤勒住快要喘不过气来,拍拍他的手臂,“下来。”


“不下。”边伯贤以为朴灿烈是怕他们这么亲密的举动被人看去,把下巴搭在朴灿烈的肩膀上,绕住他脖子的手臂又收紧了几分,活像个耍脾气的任性小孩,“你说我大学毕业就公开的,现在天时地利人和。”


朴灿烈无奈且艰难地轻笑了一声,“我都快被你勒死了,到时候你跟谁公开去啊。”


边伯贤这么一听,立刻就从朴灿烈的身上下来,朴灿烈得到解放后捂着红了的脖子咳嗽了几声,从兜里掏出一张东西递给对面的边伯贤。


“这是什么?”边伯贤接过后一边问一边打开,却在看到里面的字后突然噤了声。


他手中的东西正是和Tom早上看到的一样,是一张请柬,上面写着他和朴灿烈的名字。请柬是朴灿烈亲手设计的,白色为底,封面上是一些金色纹路,里面的字也是金色的,整体给人感觉低调奢华,像朴灿烈这个人一样。


“你......”边伯贤看着上面两人的名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上面写着婚礼举办时间是下周六,地点在遥远的巴黎。


“机票已经放在你床头了。”朴灿烈看着小孩脸上丰富的表情忍俊不禁,最终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抬起他的下巴,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那双唇吻了下去。


边伯贤没想到平时在外面向来比自己低调的朴灿烈会突然做出这种事,惊讶地张大嘴巴,趁机让朴灿烈的舌头进入了他的嘴里,手上拿着的请柬也因为太过震惊从手中滑落,正好被一阵风吹到旁边的人脚边。


在现场的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都看了过来,没有人去注意那张简单精致的请柬,一个人默默将它捡起来,翻开封面,那两个名字闯入眼里,把眼泪硬生生逼了出来,滴落在金色的名字上。


校园中的喇叭响起,通知毕业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朴灿烈这才放开满脸通红的边伯贤,不顾其他人还在讨论刚刚这个吻的声音,拉起边伯贤的手往学校的大礼堂走去。


途中人挤人,等在大礼堂找到位置坐下后已经是十分钟之后的事了,边伯贤趁朴灿烈没注意稍稍转了一个身用身体挡住朴灿烈的视线,打开刚刚在混乱之中不知道是谁塞到他手里的一张纸条。


[有事想和你说,在礼堂天台,我等你——方仕琪]


方仕琪四年前和他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只不过专业不一样,但因为是高中同学的缘故,平时两个人也还会有联系,他知道女孩对他有那种意思,四年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只不过现在找他,会有什么事?


台上的校长已经开始无聊的长篇大论,边伯贤在心里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去赴约,悄声对旁边的朴灿烈说了一下去厕所,便弯腰离开座位,向礼堂的天台走去。


他们的学校靠海,就算礼堂的天台只有三层楼的高度,海风的威力也比其他地方的大。边伯贤一推开天台虚掩着的门,就被吹了一脸风,把被风吹乱的头发捋整齐,才找到站在护栏边的方仕琪。


本来背对着门口的方仕琪也感觉到身后有声音,缓缓转过身,边伯贤立刻就看到她的手上拿着刚刚被风吹走的那张请柬,已经被她捏得有些皱了。


“伯贤......”方仕琪一开始低着头,视线和边伯贤的一起停留在手上的请柬上,只是轻轻唤了一声边伯贤的名字,随后抿着唇。而平时一向话多的边伯贤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说些什么,气氛有些尴尬。


“听我说些话好吗?”方仕琪终于抬起了头,当两个人的眼睛对上的时候,边伯贤才发现女孩的眼睛红红的,明显就是哭过,脸上还带着泪痕,就算边伯贤不喜欢人家,他也最看不得女孩子哭,这一下立即手足无措起来。


方仕琪也感觉到边伯贤的变化,抬起手胡乱地抹了一把脸,然后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没关系的,你不用担心我。”深吸了一口气,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哭腔,“我从高中就开始喜欢你,也在高中就知道我们两没有在一起的可能,但还是止不住对你的喜欢,所以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千方百计地打听你的志愿,最终报了这所学校。”


“你还记得高二你哥哥生日的那天吗,我在你家附近的超市遇到你,我说我姑姑家在附近,其实是骗你的,我故意跑到那边想偶遇你,也就是在那天,我发现你和你哥哥之间很可能不只是兄弟那么简单。”


方仕琪说完笑着举起手中的那张请柬,“没想到我猜的是对的。”


“仕琪,对不起。”边伯贤张张嘴巴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能说出了他认为最适合的这三个字。


“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从一开始你就很明确地告诉我我们两个不可能,是我不懂得放手。”女孩摇了摇头,将手中皱掉的请柬抚平,“可能是天意吧,刚刚你和他在礼堂前接吻的时候这张请柬被风吹到了我脚下,我能收下它吗?”


边伯贤本能地想拒绝,因为他觉得,这样对一个女孩来说太残忍了。


“放心吧,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方仕琪都这么说了,边伯贤也只好点点头。


“那么边伯贤,抱抱我吧,然后就结束了。”方仕琪吸了吸鼻子,一阵风吹来,绑着的马尾打到自己的脸上,有些疼呢。


边伯贤缓慢地走过去,朝女孩张开双手,一个点到为止的拥抱,为方仕琪坚持了七年的暗恋画上句点。


喜欢了七年的那个人转身离开了,眼泪最终还是忍不住从女孩的眼里夺眶而出,她抱着臂蹲在地上,一个即将要踏入社会的女孩此时却哭的像是一个还没懂事的小女孩一般。


边伯贤听到身后传来的哭声脚步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回头,等关上天台的门,才靠在墙壁上深吸了一口气。一个身影从旁边靠近,一双大手盖住了他的两只耳朵,哭声立刻被阻隔。


“朴灿烈。”边伯贤知道来人是朴灿烈,放心地将脑袋靠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唤了一声爱人的名字。


朴灿烈没有回答,只是保持着捂着他耳朵的姿势,边伯贤也没再开口,外面的哭声还在继续,朴灿烈就是知道边伯贤会自责才伸手捂着他的耳朵,至少这样他能好受些。


“毕业典礼结束了,回家吧。”等边伯贤的情绪稳定下来,朴灿烈才揽过怀里人的肩膀,把他往楼梯带,边伯贤听话地缩在他身边,把自己的全身重量都交给身边的人。


刚刚边伯贤和方仕琪在天台上的对话朴灿烈都在门缝里听得一清二楚,实在是说谎说谎的技术太烂了,一下就被他看穿,有些担心才会跟过来看看情况,就看到刚刚那场对话。


他没有出面,是因为他觉得这种事应该让边伯贤自己解决,显然边伯贤处理的比自己想象中好。至于边伯贤知不知道他看了全程这件事,其实他觉得是知道了,但边伯贤不问,他也不说,反正无伤大雅。


他们的婚礼一个星期后在法国的某处教堂举行,整场婚礼都是朴灿烈亲力亲为。


难怪前段时间他说在忙一个大项目,原来是在忙这个。边伯贤站在教堂前面的草地上环顾着四周,眼底的幸福暴露无遗。他们的婚礼没有多隆重,但每一处地方都能看出设计者的用心。


边伯贤被随后而来的张艺兴带进了教堂里的一间小房间,已经有化妆师在里面等他了。张艺兴一下把他按在椅子上,任由化妆师在他脸上用各种各样的工具涂涂画画。


“紧张吗?”张艺兴一只手撑在他的椅背上,好奇地盯着镜子里的边伯贤。


“有一点。”边伯贤说着还很形象地把双手叠交在心脏上。


而教堂的另一间房间,朴灿烈正对着面前的全身镜整理着自己黑色西装上的领带,脸上始终带着笑意,让站在旁边的金钟仁有些看不下去了,“兄弟,你别笑得这么恶心行不行。”


朴灿烈白了他一眼然后又靠近镜子拨弄了一下头发,金钟仁跟在他身后,“嘿,说实话,你紧张吗?”


紧张吗?


朴灿烈都快紧张死了,别看他现在没表现出来,其实刚刚打领带的时候手都是抖的。


强装镇定地看了一眼手表,提醒身边的金钟仁,“你赶紧把外套套上,时间到了。”


他们的婚礼请的人不多,双方的父母,伴郎张艺兴金钟仁,给边伯贤看过牙齿的都暻秀,朴灿烈的远房表弟吴世勋,Tom。


在出发前的前两天,边伯贤去了一趟当初跟踪朴灿烈去过的酒吧,当时认识的酒保金俊勉已经把那家酒吧盘下来自己当老板了,大学四年,边伯贤没少去,所以也把他请来了。


朴灿烈拜托金钟仁邀请了金珉锡和金钟大来为他们的婚礼唱祝歌,不过这件事边伯贤暂时还不知道。


最后一个进场的是穿着一身淡黄色连衣裙的方仕琪,她真的来了,带着她的那份祝福。


庄重的教堂,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神父的前面,静静等待着那端缓缓走来穿着白色西装的另一个手拿鲜花的男人,眼神里充满了温柔,就像看着他的全世界。


当边伯贤走到朴灿烈面前,教堂顶下洒下一束阳光,照在两人头顶,形成了一个光圈,涣散地照在身侧。


“朴灿烈先生,你愿意和边伯贤先生携手共度余生,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


“边伯贤先生,你愿意和朴灿烈先生携手共度余生,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


“请交换戒指。”


旁边的张艺兴把戒指递上去,这对戒指也是朴灿烈亲手设计的,依旧没有繁复的样式,简简单单的,就像他们的爱情一样,细水长流。


朴灿烈取下其中一枚小号的戒指,抬起边伯贤比女生还要漂亮的右手,将象征他们爱情的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边伯贤也取出另一枚套在朴灿烈左手的无名指上,十指相扣,两枚一样的戒指在阳光倾洒间熠熠生辉。


“下面你们可以亲吻对方了。”


朴灿烈用右手覆上边伯贤的脸颊,在所有人的见证下,稍稍弯下腰亲吻了他的爱人,两人垂在腿边的两只手还相扣着。


仪式的最后,是金钟大和金珉锡牵着手从后面走出来为他们唱祝歌,见到偶像出现在自己婚礼上的边伯贤一时间愣在原地,直到朴灿烈轻轻拉过他的手他才反应过来要让出位置。


教堂外面的草坪上摆了几排长桌,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食物和饮料,因为没什么外人,大家都很随意。


朴灿烈端着两杯香槟走到Tom身边,将其中一杯递过去,却是被那人先抢了话头,“Lucy今天早上向我递了辞职信,你可是害我失去了一个很好的员工,怎么补偿?”


“等我的婚假结束,还你一个。”朴灿烈说完,视线就向远处正在跟吴世勋抢零食的边伯贤望去。


“我不走后门,到时候可是要走正式面试程序的啊。”见朴灿烈这样Tom不由自主地调侃了一句。


“放心吧,我相信他的能力一定行。”朴灿烈自信地勾起嘴角。


“兄弟,祝福你。”Tom突然伸出拳头朝向朴灿烈,朴灿烈会意后也伸出拳头和他碰了碰,“谢谢。”


暂时告别Tom,朴灿烈向边伯贤走去,吴世勋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被张艺兴拖走了,那个角落此时只剩下边伯贤一个人在吃吃喝喝。他似乎也感觉到有人走过来,在和食物奋斗的过程中朝来人看了一眼。


“小鬼,都吃到衣服上了。”朴灿烈随手从旁边的长桌上抽出一张纸巾,将边伯贤吃到衣服上的残渣擦掉。


“都说了别再叫我小鬼了,我都成年好久了。”边伯贤瞪着眼睛表示抗议,但嘴上还是没闲着。


“还不是幼稚地像个小鬼一样。”


“幼稚你不是也爱吗。”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斗着嘴,实在不像是几分钟前才举行了婚礼的新婚夫夫。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那人是边伯贤,只要那人是朴灿烈,就够了。


他们都知道未来的路不好走,但只要想到多年以后,身边陪自己白头的人是对方,不管以后会经历什么,好像都没有那么害怕了。


“请问是边伯贤吗?我捡到了你的校卡。”


就这样遇见了你,多么像一个奇迹。


“以后可以经常来我家,我会在家里做饭,只是多一副碗筷的事。”


“大叔,这是你说的,以后可别嫌我烦。”


因为遇见你,一切就注定。


我的宣言,听清楚,同生与死好吗。


(正文完)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啦,之后还会有一篇番外,敬请期待


不知道能不能求到长评,没有也没关系,我自己有些话想说,晚一点放上来😘

真相是假.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就像是涂满了劣质油彩的画
我们在画中捧花 装成巧舌如簧的漂亮哑巴
我告诉你不要相信那些表演出来的情啊爱啊
少年人善说谎话 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回头看最多只心上一块疤
在假相中赖着不走的才是傻瓜
你看过的温柔都是假 爱意也全都是假
你见证的 拥抱都是假猜测的想念是假
我活得好过几百万人 被簇拥喜欢热闹和盛大
我没熬夜陪他说话 没深夜时总想起他 没不舍他
那些相伴拼搏的日子不过找个人支撑自己不倒下
只是恰巧出现他 换成别人也没差
即使真有晃神想亲吻的刹那
最多只心上一块疤 随时能割下
你看过的快乐全是假 猜到的秘密是假
你拍过的相望全是假 你听得重逢是假
我很留恋堂皇世界也 有新的天梯载我向上爬
成年人世界没童话 好聚好散如此便罢 各自潇洒
陪伴全是假 爱情全是假
这场梦结束快醒吧
你爱过的少年全是假 你写的故事是假
你藏得过去全是假 我并没有爱上过他
你爱的少年人太狡猾 把爱情变成欺骗的筹码
而脆弱堡垒总要塌 没有什么坚固不化 一捧泥沙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没有那么多日久生情的戏码
既然已分开两边 这爱不如忘了吧

思念

阿烬A_Jin不是我:

【琥珀】【05】


【爱情是活着的,



                         只是不再新鲜。】

热恋期。

妈耶…

鱼子晴天:

水到渠成的恋爱,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天。


边伯贤不知道怎么形容这场恋爱,很像一杯甜牛奶,滑入喉咙的甜味儿散开却不腻,在其中很享受。


正值青春时期的他们,谈恋爱都是小清新,走在一起离个一米远,左胸口跳动的频率却是一样快。


比如说下晚课的时候,穿着夏季短袖校服的朴灿烈会斜靠在他们班级靠楼梯口的拐弯处,叠过一层的校裤露出线条漂亮的脚踝,身后背着黑色的书包,抱着双臂眯着眼睛。


边伯贤拿着课本从哄闹的教室里挤出来的时候,有些吃力的踮着脚尖儿。朴灿烈超过一米八五的身高在人群中格外显眼,何况还有那对儿一看过来就会放电的眼睛。


“这是十二班的吧?!”


“长得真是帅炸了…不会在等女朋友吧?”


……


边伯贤叹了口气,侧过身从几个女生背后走过去。


朴灿烈一眼就看到他了,对他招了招手,边伯贤愣了愣,脚下差点儿没站稳,踉跄了几下。


他心里情绪有些翻滚,是快要涌出来的心动感觉。


走过来的少年唇红齿白,虽瘦弱却不显得弱不禁风,身旁是喧闹的,在耳畔嗡嗡的响着。


“伯贤,”他这一声仿佛憋了很久,竟然有些沙哑,他清了清嗓子,开口勾着唇笑了笑:“边伯贤。”


已经走到他面前的人仿佛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发出一声“啊”,但已经发红的耳根还是被朴灿烈看到了。


朴灿烈揽着他的肩膀一边下楼一边笑着,语气虽然平静悠长,实则心里已经高兴得快要蹦起来,他弯着漂亮深情的桃花眼,挑着英挺的眉,轻笑道:“想我了吗?”


边伯贤鼻梁上的眼镜晃了晃,他咬着下唇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直到他把嘴唇都咬得有些发白,下楼时才在灯光有些昏暗的地方牵了牵朴灿烈的手指。


细腻温暖的触感碰到朴灿烈的指尖,他的心口猛地颤了颤,接着,他听到边伯贤说的话,一向脸皮挺厚的他,竟然红了半边脸。


“想,特别特别特别想你。”


-


高二的文科实在是很枯燥乏味。


昨晚没睡好的边伯贤撑着下巴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第二个学期换了位置,他现在坐在倒数第二桌并不显眼的位置,但成绩拔尖的他在老师眼里依旧是很有重量的。


他今天穿着宽大的校裤,其实在平常一些正在发育的男生里,边伯贤穿的尺码已经算是小的了,但他很瘦,皮肤也很白皙,穿着校服在身上就像套了件大人的衣服似的。


他的身高也不算矮,十七八岁的年纪也长了一米七五上下,但在爱运动血气方刚的男生群里还是显得有些不够看。


可边伯贤依旧很受欢迎,他五官清秀俊逸,细细的看是越看越精致漂亮,整个人的气质很温和,说话也悠悠的,班上的女生们都在背后偷偷叫他温柔的‘小哥哥’。


贴在校裤里的手机隔着一层布料振动了两下,边伯贤顿了顿,掏出手机时有些紧张。


今早起晚了,没有给朴灿烈发信息。


而且这是他第一次上课玩手机,心虚得很。他小心翼翼的点开消息,却发现是一条语音。


三秒,不长。


边伯贤做好了思想准备,抖着手指去点开,将手机的话筒对着耳朵自动换成了听筒模式。


‘滴’的一声响了,朴灿烈刚起床时低沉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宝贝儿,早上好。”


边伯贤瞬间挫败的趴在桌子上,心脏跳得厉害,心里痒得厉害。


连耳朵都麻透了。

愿世间春秋与天地
眼中唯有一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