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远

不想写作业,作业不想写!!

同学说,我对哥哥和弟弟的执着只是对外表的变态式追求。其实且不说他们带给我的力量和信念,单单算这样的面容,就让我异常满足。举手投足,一颦一笑,甚至是微表情,都会在心底激起波浪,陷入对过去的回忆,对未来的憧憬。
美颜即正义,赏心悦目是一面,催人泪下更是一面;浮于表层是一面,追溯两人眼神中的故事又是一面。

为你延寿

你为我延寿,更是延了我对你的相思之痛

时白狐-wR:

01
        大家好,我叫边伯贤,是一个天使。
        我死了,死在了24岁这个最美的年华。
        我虽死了,可我的爱人却没有死。
        他是我生前最爱的男人,是我最在乎的人。
        他有一双很漂亮很美的桃花眼,任谁看了都会心动。
        他很高,很强壮,总是为我遮风挡雨。
        他很温柔,给予我温暖。
        可就是这么一个完美的几乎极致的人,却只有三十年的阳寿。
        因为我爱他,所以,我做了一件事。
        为他延寿。
        以我之魂,让他得以长寿。
        我在岁月中蹉跎,逐渐消逝。
        直到最后,灰飞烟灭,我甘愿如此。
        哦,对了。
        我还没说我要守护的那个人的名字,他的名字很热情奔放。
        他的名字叫做,朴灿烈。


02


        每夜,这个名为边伯贤的天使都会下人间去看看他的爱人朴灿烈。
        即使,他的身子已经破败不堪,七创百孔,伤痕累累。
        这夜,边伯贤又来了。
        边伯贤收起了洁白无瑕的翅膀,忍着痛颤颤巍巍的走向爱人朴灿烈的床,温柔的看着他的睡颜。
        看了许久,终是看够了,才起身准备飞走。
        "白白。"
        边伯贤的脚步一顿,微微一愣,随后苦笑似的又走向窗边。
        为什么呢?
        因为边伯贤知道,每夜,朴灿烈都会在睡梦中不停地呓语着自己的名字。所以,今天,也还是一样。
        可下一个声音却打翻了这些根据,更湿润了边伯贤的眼眶。
        只听,背后的爱人在说:"白白,你又要如往常一样飞走了吗?"


03
        边伯贤猛地转过身来,眼睛正好对上了那双他最眷恋的好看的承载着对他无比思念不舍的桃花眼。
        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着转,边伯贤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来,"灿烈....你怎么...."
        朴灿烈走近他的身边,咧开嘴笑着,露出十六颗洁白整齐的牙齿,这个明灿灿的笑容像是一根导火线,瞬间把止住眼泪最后的弦给弄断了,泪珠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朴灿烈伸手温柔的擦拭起来,边弄边笑着说:"白白呀,你只肯在每个夜晚才来看我吗?难道,你怕被我看见呀?"
        边伯贤脱口而出:"怕。很怕。非常怕。"
        朴灿烈笑着搂住他的腰,往怀里一带,边伯贤的头撞在了其胸口上,熟悉的温暖,边伯贤抑制不住自己,泪水肆意横行,瞬时打湿了朴灿烈的衣襟。
        朴灿烈安慰似的摸了摸边伯贤的头,轻轻说道:"白白,其实你被我看见了也没关系。我会克制住自己的,不会挽留你,纠缠你,更不会因此身体不好,不要担心我哟!"边伯贤愣了愣,"白白,还有别老想着为我延寿了,这一切都将会是徒劳的。"
        "可是......"边伯贤一脸否定。
        "没有什么可是!"边伯贤被朴灿烈突然的吼声给吓住了,"白白,别为我延寿了,这样你会灰飞烟灭的!我爱你,所以我绝对不允许你灰飞烟灭!不许再为我延寿了,听见了没有!"
        "听...听见了。"
        朴灿烈又抱的紧了紧,似是要把边伯贤完全揉进自己的骨子里,宣泄着多年的思念与爱意。
        定格,该有多好。


04


      "伯贤,你怎么又为朴灿烈延寿啊!"天使长无奈的说。
        是的,边伯贤并没有听朴灿烈的话,依然不死心的为他延寿。
        边伯贤的额头沁出滴滴汗珠,头昏脑胀,身体快支撑不住了。
        "天使长,这是我的意愿,为他我心甘情愿。"
        天使长无奈的叹了口气,说起了正事:"今天又来了几个,你去带他们熟悉熟悉这里,就当做畜灵力,休息一下。"
        "好。"
       
05
        边伯贤整带好衣服,便走向了天堂之门,打开门后,映入眼帘便是七个身着白服的男人。
        没待看清楚,边说了一贯的台词:"各位,我是天使长派来带你们熟悉环境的天使边伯贤,现在请大家进天堂之门。"
        说完,那七个人便陆续陆续的走进门内。
        可到了最后一个人时,那个人却并未跟着走进门内,反而在低着头的边伯贤面前停了下来。
        边伯贤觉得有些奇怪,可抬起头来却是满脸震惊的神色。
        只见那个人在冲着自己笑,露出闪亮的大白牙,看着自己的眼神全是满满的温情。
        那人用手勾了勾边伯贤的小鼻子,笑着说:"怎么了?难道傻了?"
      
06
        边伯贤的小鼻子一下子红了,瞪大眼,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抖起来。
        "灿烈....你怎么能在....这里..."忽地又像疯子一般推搡着朴灿烈,大吼"你不应该在这里!不应该在这里!你应该在人间好好的生活,不应该在这里!快回去!快回去!"
        朴灿烈控制住边伯贤发疯的动作,俯身,轻轻地在边伯贤的耳旁耳语:"回不去了。"
        边伯贤瞬时像松了气的气球一般,眼里不再有光彩。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那样做呢?为...什么你要死呢?"
        只听头顶上的人低沉缓慢的说:"因为只有死后,才能上来找你呀!还有边白白,你不要以为自己得逞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这只小倔猫才不会放弃为我延寿呢!"
      


 
因为爱你,所以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不受任何委屈 。
        有时候,爱一个人就是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忘了自我。
        
       
       
       
      

印象里的南二路,都是我牵着你走过的.

寂寞的小背影.
"哎,今天又没有草莓大福卖啊……"

[B站视频截图]
不妥删.

小甜饼【短篇/已完结】

Yo~

烈酒咸橘:

朴先生最近有点苦恼。


以前没怎么发现,和边伯贤在一起久了之后,那人的宅男属性就彻底地显露了出来。


朴灿烈还记得不久前他搂着边伯贤问他怎么突然变宅了,那人却笑嘻嘻地说:“我一直都这么宅啊。”


“嗯?”朴灿烈闻言皱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呀?我带你出去玩你也乐意得很。”


小人往自己怀里钻了钻,声音黏腻地撒着娇:“这不是你现在宠我嘛?”


朴灿烈哭笑不得地揉着边伯贤的头发,问:“我什么时候不宠你了?”


好听又熟悉的低沉嗓音从头顶上传来,说着类似调情的话,边伯贤感觉自己的脸开始微微地发烫,只好把脸埋在了朴灿烈的胸口,装作委屈地回答:“我以前要是跟你说了,你也许就不宠我了。”


其实边伯贤对朴灿烈是有点愧疚的,朴灿烈一向喜欢运动,除了各种乐器之外朴灿烈还喜欢桌球、滑雪……偏偏凡是朴灿烈喜欢的事物,他又专业地像个职业选手似的,这也是为什么朴灿烈会那么受欢迎的原因之一。长得高长得帅还全能,哪个女生不想找个这样的男朋友?有时边伯贤甚至都会为朴灿烈感到可惜,这么好的朴灿烈怎么就喜欢上自己这个小宅男了呢?同时又感慨自己实在是太走运了,能被朴灿烈这么好的人喜欢着。


边伯贤觉得自己除了游戏什么都不会,很多时候也会扫朴灿烈的兴,自己看到朴灿烈和其他人去滑雪自己也不太高兴。可每次当边伯贤想着要不要试着跟朴灿烈一起出门的时候,电脑里的游戏都像有魔力似的深深地吸引着边伯贤,怕麻烦的边伯贤于是干脆再次抛掉这个想法,又乐呵呵地当自己的小宅男去了。


虽然朴灿烈并不介意边伯贤是宅男,反而觉得打游戏的边伯贤有点可爱,但是整天宅在家里始终不太好,朴灿烈怕终有一天边伯贤会把自己闷出病来。


于是朴灿烈便开始想各种方法带边伯贤出门。


有次朴灿烈答应边伯贤,只要边伯贤跟他一起去滑雪,他就给边伯贤买最新的游戏装备。难抵游戏装备诱惑的边伯贤答应了。


第一次接触滑雪的人儿被滑雪能手朴灿烈带着,几次尝试和跌倒后也来了兴趣,在滑雪场里玩得不亦乐乎,回去的时候还牵着朴灿烈的手说下次再来。


就在朴灿烈以为自己成功改造小宅男的时候,边伯贤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在滑雪场说的话给忘了,拿着朴灿烈买的装备奋斗了好几个晚上。


一次作战失败的朴灿烈并不打算放弃,愈战愈勇。


这不,朴灿烈拿着刚拿到的车钥匙在边伯贤面前晃了晃。


“宝贝,我买车了。”


“噢……啊?!”一时没反应过来的边伯贤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后睁大了眼睛。


“摩……摩托车?”


朴灿烈笑着摇头,“四个轮的。”


“不是吧?!”边伯贤吓得声音的调都高了几个度,“灿烈你中彩票了?哪来那么多钱?”


“我之前存了一点,再加上给别人作作曲什么的,报酬也挺高的。”


“天呐我男朋友真棒!”边伯贤兴奋地抱着朴灿烈在他脸上啵了一口。


“那么,要不要去试试新车?”朴灿烈揽着边伯贤的腰,“我们去平昌玩吧?”


“嗯……有点远。”边伯贤嘟囔着。


“有我在这,还怕什么远?你想去天涯海角我都陪你去。”


情话满分的朴先生成功撩到了边小宅男,笑眯眯地又在朴灿烈脸上啵了一口,“那走吧!”


坐上副驾驶的边伯贤像个好奇宝宝那样这儿看看那儿摸摸,直到看到一旁朴灿烈笑意盈盈的眼睛后边伯贤才乖乖坐好不再乱动。突然朴灿烈向自己靠过来,那张俊脸越贴越近,边伯贤都能感受到朴灿烈呼出的热气了,不自觉地僵了身体,紧张地闭上眼睛。


“啪”,胸前突然被勒住了,朴灿烈又缩回了身子。


边伯贤睁开眼,才知道朴灿烈刚刚是在给自己系安全带。边伯贤知道朴灿烈是故意逗自己,又恼又羞地瞪了他一眼。


……


“灿烈!你车的副驾驶只能给我一个人坐!”


“傻瓜。”


END.

    "你总能小心翼翼的绕过洒满一地的爱情 却避不开酿造忧愁的酒馆里 定格在屋梁下的满天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