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远

不想写作业,作业不想写!!

<白起x你>除旧迎新

新的一年,我会更爱你的.

兔子兔子兔:

——今年最后一天吵架

>oocoocooc
>老套梗,修改了个bug,除夕快乐w

♡——♡——♡——♡

“让我来。”

温暖干净的气息将你紧紧包围,被圈在男人结实的胸膛里,你有些泄气地举着手里的春联横批,脚还徒劳地踮着。
“啊……不够高太讨厌了!”

他的轻笑随着胸膛的振动清晰传来,“你很想贴?”

你使劲点头。

腰间忽然一热,他将你稳稳托起来,灼热的呼吸撒在你微红的耳际:“这样够高了吗?”

“够够够,学长最好最好最最好了!”

这回,脸红的换成他了。

最后的春联也贴好了,你拍拍手,满意地倒退两步欣赏着,隔壁家大开的门里传来狗血家庭伦理剧里争吵不休的声音,你忽然想到什么,转头对那个正在收拾碎屑的男人说:“学长,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吵过架呢?”

他抬眼瞥了你一下,眉峰微蹙:“你很想和我吵架吗?”

“当然不是!”
你踮起脚帮他擦了擦汗,“我就是听安娜姐说,去年没吵过架的话,新的一年会加倍吵架的!”

他有些犹豫,一个二十四岁,从枪林弹雨中走过的男人,本不会信这些,但此刻,他却对这个很在意。
“……真的?”
“嗯嗯!”

他眉头锁得更紧,看着你,嘴张了又张,最终干巴巴地开口:“你……你好烦。”

“……噗!”
你吊在他身上晃来晃去,笑得停不下来:“哎呀,你这个太假啦!要出其不意,知道吗?”
“……咳,好。”


吃过晚饭,他开始坐在沙发上看球赛,你趁他洗碗的间隙写了幅春联,此时邀功似的展到他面前,期待地看着他。
“学长~你看我新写的春联!”

白起皱起了眉,看都没有看向你,微微挪了挪位:“你挡住我看电视了。”

“你就看一眼嘛……”
你不死心,蹦哒着又把春联举到他面前,却见他一撇眉,眼中浮着薄冰,语气都冷了起来:“你烦不烦?春联不是都贴完了吗,你又写来干嘛?”

“……”
这真的是认识以来,白起第一次对你摆出不耐烦的表情,第一次对你说出这么不留情的话,第一次这么凶地对你。
你有些懵了,眼眶瞬间不听话地转红,但又觉得自己好像确实太闹腾,赶紧吸了吸鼻子,慢慢垂下手,只敢盯着自己的鞋尖,“……对、对不起。”
“我,我就是想我们的房间门口也可以贴一幅……”
实在说不下去了,再多待一秒你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你赶紧转身就走。

“你去哪?”
被男人从身后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力道大得让你动弹不得,你的眼泪铮铮砸了下来,被迫转过身,对上他焦急的眼神。

“怎么哭了?”
他顿时手忙脚乱起来,笨手笨脚地帮你拭去眼泪,微微蹲下身,平视你红通通的眼,安抚地揉了揉你的头发:“不是说要和我吵架吗?”

你愣愣地看着他,这才想起今天早上自己说的话,不由得破涕而笑。
“我、我还以为你真的嫌我烦呢……”

“……傻瓜。”
他抬起手轻轻捏了捏你的脸,“球赛可以重播,你的事比什么都重要。”
把你再次搂进怀里,他的语气是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放松,“刚刚和你说的话,我也是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

你把眼泪蹭在他衣服上,哼唧哼唧地:“有那么难想吗?不就是信手拈来的话嘛。”

“当然不是。”
“对你,那种话我永远都不会说出口。”

♡——♡——♡——♡
今年的最后一天,我们吵架了,我相信这已经透支了我们一年份的吵架。
所以新的一年里,我们一定会好好的。